400-016-1766

首页> 小熊资讯> 小熊游日本> 小熊游日本

清凉圣境高野山--魏海波

日期:2017-10-14 作者: 人气:376

  今年夏天,上海的气温已经上升到了,39度,40度的高温,大家都躲在空调房间不敢外出。炎炎烈日烘烤之际,我就想起了清清凉凉的高野山。从新大阪站到高野山,也就是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山上,山下完全是两个世界。尽管高野山的海拔才一千多米,但是,7月份的平均气温才22.6度,8月份也不过仅22.9度。到了9月份,又下降到22.3度。所以可见高野山气温很低,称之为西日本的避暑胜地並不为过。

1.jpg


       我去高野山之前,一直以为它是一座山,去了才知道,所谓高野山是和歌山县境内一群海拔超过1000的山峰的总称。距今1200多年前,当时的嵯峨天皇下旨同意从中国取经回到日本的空海和尚,在高野山兴建真言宗密宗的寺院,空海于819年先建了坛上伽蓝,时经1200年,终于形成了高野山宗教都市,至今尚有117座寺院和一所佛教大学,其信徒之多,规模之大,影响之广,当属亚州罕见。


2.jpg

       在高野山大师教会里面,我看见描绘弘法大师空海在奈良被一白一黑两犬吸引到高野山区的绘画,大师被黑,白两犬引到高野山区后,发现这里的地形恰如佛语中形容的八瓣莲花,内八叶分为:西院谷,南谷,谷上,本中院谷,小田原谷,千手院谷,五之室谷,莲花谷,还有外八叶,即今来峰,宝珠峰,钵伏山,弁天岳,姑射山,转轴山,杨柳山,摩尼山。他认为在莲花之中兴建伽蓝,传佛布法,最符合佛家经典,所以就向朝廷提出定在八瓣莲花中心开始建设真言宗密宗的根本道场。

       真言宗密宗是佛教的一个支派,中国佛教的13宗之一,日本佛教的八宗之一,在唐玄宗的开元年间,当时有三位印度的密宗大师来华传教,一位叫善无畏,一位叫金刚智,还一位就是不空。不空大师生于公元701年,入定是774年,他是南印度的狮子国人,不空大师来华传教后,主要在西安的大兴善寺传教。他有很多杰出的弟子,其中比较有名的有六位,六位高足中,有一位叫惠果,惠果就是空海的老师。惠果见空海,一心向佛,聪慧绝顶,就叮嘱空海尽早回日本宏扬密法。空海果然不负师望,开辟了日本真言宗密宗,也称为东密。东密的根本经典为《大日经》,《金刚顶经》,空海又苦心撰写了《十住心论》,《秘藏宝钥》,《辨显密二教论》等经典,他又培养了真济,真雅,实慧,道雄,圆明,真如,果邻,泰范,智泉,忠延等十位大弟子,代代相传。如今东密在日本还有信徒一千万人,在全国各地有3600多所寺院。而高野山就是东密的总本山。


       3.jpg


       空海在高野山的创业过程想必非常艰辛,他43岁那年兴建坛上伽蓝,62岁弘法大师就在奥之院入定。921年醍醐天皇赐于空海弘法大师的谥号,大师的弟子们千赴后继,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继续兴建了坛上伽蓝,金刚峯寺等主要建筑。又因为雷击,火灾的原因,高野山上的主要建筑几起几灭,屡烧屡建。公元1016年高野山开始复兴,以后藤原道长,白河上皇,都来高野山参拜,日本历史上的名将如织田信长,武田信玄,和几位天皇死后也都葬在高野山,高野山才成为名山大寺。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讲,高野山是耗费了1200年才形成了今日的规模。

   

   4.jpg


       高野山上寺院太多,每座寺院都有漫长的历史和重要的文物,要游遍分布在八叶之谷的百多所寺院,至少也要一星期。在我看来,可以主要参观坛上伽蓝,金刚峯寺,奥之院和灵宝馆。我走进坛上伽蓝中门,就被朱红色的根本大塔所震撼,说老实话,在去高野山之前,我根本弄不清密佛教禅宗,曹洞宗,临济宗和密宗的区别,临时抱佛脚,作了点功课,才明白高野山的根本大塔被称为东密的标志,供奉的是胎藏界大日如来佛像,从正面看,金色辉煌的大日如来庄严肃穆,的姿态,四周柱子上,描绘了16个大菩萨的表情,每个表情都是不一样。这里正如《八十华严》经中所述:至此世界,名‘娑婆’以金刚庄严为际,依种种色风轮所持莲华网柱;状如虚空,以普园满天宫殿庄严虚空云而覆其上,十三佛刹微尘数世界周围环绕,其佛即是毗卢遮那如来世尊。根本大塔内不象国内的寺庙整天香火缭绕,信徒们在进大塔之前,只能用两手的指尖在门口塗香处沾上粉未状的香粉,洗净心身,一心向佛。这样供香的好处自然是既防止了火灾,又保护了佛像。


5.jpg


6.jpg


       离开坛上伽蓝,步行六,七分钟就来到了金刚峯寺,金刚峰寺是高野山的总本山,该寺前身是战国名将丰臣秀吉为了纪念他的母亲,而兴建的青严寺。明治时代和旁边的兴山寺合二为一,就建成了金刚峰寺,因为屡遭火灾,今天我们看到的大主殿是1863年重建的。金刚峯寺的正门在明治以前是专门留着给皇族和高级干部来参拜时进出用的。当时僧侣们也只能从边上的小门进出。我在金刚峯寺别殿里看到了不少著名的日本画师守屋多多志创作的描写弘法大师草创高野山时期的绘画。总算补习了高野山的历史知识。在金刚峯寺拜佛之余,也可以在新别殿里座下来,安静地缀一口和尚们亲自制作的抹茶和茶点,一股清香溢满舌间。看看被称之为蟠龙庭的枯山水,这里的石庭面积达2340平方米,号称日本第一。以前,我以为只有禅宗才惯用枯山水来传授梵音妙谛,没想到东密第子们的手笔更大。蟠龙庭是用白川沙和花岗岩建设的,在白砂组成的云海当中,浮现出雌雄两龙,来守卫这座大主殿,既融合了密亲幽玄,素朴,自然,清静的理念,又反映出一石一砂,悉皆成佛的构思,蟠龙庭夜间还专门开设了夜场,尤其是一轮圆月之夜,这片枯山水一片银白色,令人浮想连翩。


7.jpg


8.jpg

9.jpg



10.jpg



       晚上,高野山万赖俱静,走进奥之院,感受到的是某种说不出来的神秘气氛。在这条长达两公里的森林小道两侧,大约有20万所墓葬,其中不乏历代天皇,法王,更有无数名将,名人,诸如战国时代的武田信玄,丰臣秀吉,织田信长,上杉谦信,明智光秀等人均安息于此。我对日本人的信仰和宗教习惯知之甚少,实在想不明白,武田信玄和死对手上杉谦信怎么能相邻而安。看来他们生前铁马金戈,南北征战,死后也不愿意罢兵休战。或者说这些名将都十分看中高野山的风水,宁愿死后比邻而居,也不愿风只鸾孤,茕茕孑立。这一点和中国完全不同。中国从春秋战国到清灭亡,除了同姓皇帝一族之外,很少见到名人,名将的墓葬挤在一起。更没见过敌手死后还成邻居。看着这些曾在史书上屡屡提及的名将之墓,不由得想起无名氏之句: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历代名将的坟墓,供养塔都十分低调,和普通人别无二致。也许他们的后人不想大肆张杨,以让其祖先安息在佛祖保佑的深山老林里。


11.jpg


12.jpg



       奥之院参拜道的尽头,是弘法大师的御庙,公元835年3月21日大师入定之后,他的弟子们坚信大师一亿年以后,还会复活,所以一千多年来,坚持每天早上六点和十点半给大师送两餐饭,不管战祸火灾,严寒酷暑,每天不断,现在已经成为了一种敬祀弘法大师的仪式。每年夏天八月十三日晚上七点,僧侣们在长达两公里的参拜道旁点上十万枝蜡烛,举办纪念大师的万灯供养会。走进灯笼堂,二万盏灯笼,佛光缭绕,大放光明,据说这里供奉大师的灯火已经燃烧了千年。密宗弟子们对弘法大师的热爱可见一斑。


13.jpg


14.jpg


       到佛教名山参拜,不品尝佛家的精进料理似乎也说不过去。高野山的精进料理自然也是全素,食材严格选用高野山的时令山菜,高野豆腐等新鲜原料。几乎每座可以住宿的寺院都有自己开发的菜单。以我个人经验可言,宝善院的午餐相当精致,可口。他家位于奥之院参拜道入口的一桥附近。店内以日本造园名家小堀远州设计的蓬莱式庭园而闻名,尽管身为山东蓬莱人,我到高野山之前,还不知道居然有蓬莱式庭园一说。面对静谧,深邃的古老庭园,遥想当年武田信玄也曾在这宝善院里边喝小酒,边策划征讨大计。织田信长也曾在这个庭园里静观秋月,座拥美姬,指点江山,封候千里。一部日本历史就在这里上演,上千年过去了,昔日的王候将相,化作尘泥。而美丽的高野山依然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宋无门慧乔)


15.jpg


       1200年过去了,高野山也在与时共进,进山的游客可以选择多达五十多处的寺院住宿,佛教语言称为宿坊,这些寺院里也按排了冥想,早起读经,护摩祈祷,抄经等活动。我曾在大雪纷飞之夜住过西南院,这所信奉太元帅明王的寺院以造园名家重森三玲打造的大石庭而吸引了无数游客,通常需要提前几周预约才能定上。在西南院里,我们也体验过一次抄经。弘一法师曾说过抄经有十大益处:书写,供养,施他,谛听,披读,受持,开演,讽诵,思惟,修习。看过清史的朋友也许知道,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代皇帝酷爱抄经,这三位皇帝汉学功底很深,在日理万机之余,常常用抄经来凝神聚思,以示心诚。仅乾隆皇帝手抄的经典就装订汇集了七百多册,可见所花功夫之深。作为东密的重要传播者,弘法大师自然也把抄经,暝想等佛教修行方式引入了高野山。据说公元818年日本全国流行奇怪的疫病,死者成千上万,医生也束手无策。弘法大师上奏天皇,恳求以一字三礼,竭诚之心抄写《般若心经》,令人惊奇的是,上下一致的抄经完成之际,漫及全国的疫病居然被控制住了。从此,后光,后花园等五位天皇也常常抄经,上千万的信徒们也养成了抄经奉祀的习惯。在高野山,本院供奉非公开本尊佛像,又有美丽庭园的寺院还有正智院,西禅院,光明院,无量光院等几十处,几乎都有近千年或更长的历史,对游客来说,一佛一石,都是历史文物,都有故事可言,当然,对住惯了现代酒店的年青人可能会感到不方便,很多寺院的房间内没有厕所,也没有浴室。这是因为要保护历史文物,严格的法律绝不允许任何人在千年的老建筑里随意开挖,改建。日本的寺院都是代代相传,没有儿子,就招女婿上门,唯一的前提是必须严守本院的历史和规距。所以,尽管时代几经变迁,高野山的寺院内部如同百年以前,在高野山住几天,才能体会到什么叫历史被浓缩!什么叫时光停滞!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如果你有大把的时间,不妨徒步攀登高野山,《高野参诣道》已被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上山有七条路线,根据你的体力和时间,可以任意选择。我个人推荐,女性或不太有爬山经验者,可以走初级路线,俗称女人道。从山脚到山顶,步行大概是6.9公里,约耗费两个半小时左右。在日本走山路时习惯是上山客优先,山路狭窄处,下山客要礼让上山客,並主动大声问好。所有的登山客必须把自己的垃圾,包括你喝的饮料瓶之类的东西,必须带回山下,绝不能扔弃在山上。更明令禁止采摘任何的植物。正所谓:路边的野花不能摘!由于在明治年间之前,高野山不准女人进山。女人只能围着高野山脚转圈,从远处参拜高野山,所以起名为女人道。直到明治五年,明治天皇才下令准许女人进高野山。现在还残留了不动坂口女人堂,相之浦口女人堂,大龙口女人堂等历史建筑。走在高野山的千年古道上,两侧大树遮日,路旁数不清的野花幽香,使人真有穿越回到一千多年前的感觉,想想弘法大师和他的弟子们胼手胝足,依靠一腔热血,四方化缘,感动了万千施主,才能在这荒山野岭里兴建起几百所寺院,这是何等的牺牲精神,何等的伟大目标?!

      坦率地说,在高野山拜佛,对我们这些来自繁华都会的凡夫俗子而言,最强烈的感受就是寂寞和孤独。尤其是晚饭后,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万籁俱静,我也问了一个年青的僧侣,他是京都大学哲学系毕业,出家已经五年,我问他:你受得了这种寂寞吗?他想了想回答我:人的生命历程本来就应当是孤独的,我们看透了,就挥断红尘,一心向佛。你们还没看透的,就在俗世中过蹉跎岁月。苦恼了,就到山上来,多抄几遍经,听听梵音,放松心灵吧?小和尚一席话,颇有哲理,说来说去,我们这些人还是割不断红尘俗世,只能在空闲之际,偶尔面对葱蔚山色,祈求佛光普照,以享受心灵上的休憩。

20.jpg


21.jpg


22.jpg


      下山之时,座在徐徐而行的缆车里,不由想起在哪里看到过的一句诗:也曾对座谈般若,回首依然见青峰。看来,这就是高野山留给我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