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16-1766

首页> 小熊资讯> 小熊游日本> 小熊游日本

魏海波——日本大地震亲历记

日期:2017-10-14 作者: 人气:672

作者:魏海波  京衡律师集团上海所国际部 律师

               上海朝日外语培训学校     校长

 

来源:新民晚报

日期:2011-03-20




 

叶雄工作室

 
 
    ◆魏海波
    
    说来也怪,我这个人好像和日本地震有某种关联。1995年阪神大地震的时候,我正巧在大阪;2003年北海道钏路大地震,我正在震中的钏路市;没想到这次日本东北大地震又被我赶上了!
    
乌鸦和麻雀疾飞而过
    
    大地震发生时,我正坐在从新宿开往山梨的特急列车中。3月10日上午,我应邀参加了日本滋庆教育集团在迪士尼乐园附近喜来登大饭店举行的毕业典礼。那天的阳光特别灿烂、碧空如洗,因为我下午要赶到山梨去参观山梨学院,所以我急急忙忙赶到新宿,乘上13:30发车的特急列车。我清楚地记得,在离开迪士尼乐园舞浜车站时,看到几百只乌鸦和麻雀疾飞而过,现在想起来也许是动物比人更早感觉到了大自然的变化。
    
    大地震发生时,我在车厢里正处于似睡非睡的状态,只觉得列车一阵猛烈摇晃,列车就停了下来。我本能地意识到又碰上地震了。车停下后,广播里就告知发生地震了,所以不得不停车,请各位乘客谅解。因为是星期五下午,乘客并不是非常多。我前后左右坐了一些日本仙台市高中的学生,他们是前往山梨参加高中网球比赛的。
    
    在地震发生时,司机非常机警,立刻将列车停了下来。这时列车正好停在了隧道里,司机觉察到不妥,又非常聪明地将列车往前开了几百米,到了胜沼葡萄乡站。这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站。停到小站后,第二次地震又发生了,我听到后面的高中女生轻轻地叫着:“揺れる,揺れる(摇得厉害)。”但是日本乘客都表现得非常镇定,没有一个惊慌地往外逃。
    
    这时候列车里不断地广播:因为发生地震,列车不能再往前行驶,在没有新的指示前,我们只能在原地待命,请乘客谅解。日本乘客听了广播,没有一个动的,都安静地坐着。这时候又一阵地动山摇。因为列车比较低,所以没有在高楼里那种剧烈摇动的恐怖感觉。第二次地震以后,通过列车上的广播,大家才知道日本东北的仙台、福岛发生了大地震。这时候我听见后面一个高中生打手机时在讲“どうする,どうする(奶奶找不到了)”。她的奶奶在仙台的家中,联系不到了。于是,高中生们纷纷拿手机往仙台家中打电话,但电话已经不通。我试图和国内通话也已经不通,往日本朋友处打电话也都打不通了。
    
乘客排队打公用电话
    
    我因为经历过几次地震,倒并没有恐慌的感觉,我当时以为等半小时左右列车就会开了。没想到从车站跑上来一个穿西装的男子,我一问才知道他是车站站长。我见他把行李都搬上来了,就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他准备在这里陪我们过夜。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次地震搞大了,因为普通的地震,车站站长是不需要这样做的。
    
    发生地震的时间大概是日本时间14:40,但好久列车依然没有开的意思。我去问列车长,他告诉我整个JR(国铁)全部停车。我问什么时候可以开车,他说列车本身没有问题,线路也没有问题,但他们只能等上面的指示,才可以开车。他说发生了大地震,并且还有海啸,死了很多人,具体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说这些时他不断地鞠躬、道歉,说给我们添麻烦了,希望我们谅解。
    
    地震的时候天上飘起了小雪,我没有多带衣服,觉得身上很冷,并且喝的也没有了。幸亏我在新宿买了一瓶乌龙茶,因为可能要过夜,这瓶水只能省着点喝。这个站非常小,乘客已经将自动贩卖机里面的东西全部买光。这时,乘客们已经在站台唯一的公用电话前排起了队。我排在队伍的尾端,排到17:30总算轮到我了。我联系到在山梨学院的朋友。他非常着急,说已经联系我3个多小时,就是联系不上。他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了他,他马上派车过来接我。等他赶到这里,已经18:30了。从14:40到18:30,我大概在车上呆了4个小时。离开这里时,还有100名左右的乘客在车上,看样子他们要在这里过夜了。
    
永远不会忘记的画面
    
    我到了山梨市的宾馆,马上打开电视观看电视转播。我只能用“惊心动魄、目瞪口呆”来形容我看到的画面。刚从海啸里逃出的人们形容刚才发生的事情,反复用“地狱”来形容。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有这样几个画面:海啸黑色的巨浪就像一座山一样!在巨大的“山峰”前,几千吨的轮船就像玩具一样被一折即断。有一个青年骑着摩托车,10米高的海浪在后面追,摩托车手边骑边往后面看,就在他最后一次回头之际,海浪将他卷走了!可以看出海啸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摩托车的速度。
    
    这次海啸的速度之快,破坏力之大超过了现代人对于海啸的认识。当天,日本东北大学的海啸专家、一位专门研究海啸40年的教授,在电视中说,这次地震和海啸的破坏力是人类历史上从没有记录过的。海啸把仙台、宫城很多村镇都席卷而空。还有几个画面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一个5岁左右的小女孩抱着妈妈的腿哭着叫:“怎么办?妈妈我们往哪里逃?”这时候,这对母女已经逃到一个高坡上,她们眼看着海啸将她们的家吞没。妈妈欲哭无泪,只是在默默地摸着女儿的头。小女孩又问妈妈:“哥哥呢?爸爸呢?怎么找不到他们?”小女孩的母亲非常坚强,她不断地告诉小女孩:“会找到的,会找到的。”实际上,小女孩已经永远失去了她的爸爸和哥哥。还有一对老夫妻当时已经逃出来了,因为他妻子想回去拿一些贵重物品,一去不复返。老头老泪纵横,但是他并没有嚎啕大哭,而是非常镇定地说:“我的太太因为拿东西,一去不复返了。”
    
日本人民的不屈精神
    
    这次大地震让我感受到,日本人民在面对灾难时,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敬佩:
    
    首先,在面对灾难时他们表现得非常镇定。不管是在仙台,还是在宫城,失去家园的日本人没有哪个嚎啕大哭或者捶胸顿足。他们都是默默地流泪,面孔非常冷峻。记者采访时,他们也没有怨天尤人。宫城县的一个渔民,在海啸中他的渔网被卷走了,记者问他怎么办。他悲切地说:“这两个渔网是我的命根子,因为两个渔网值两千万日元,我也没有钱再购置渔网了,但是我是会继续努力的。”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和巨大灾难,日本人并没有丧失理智,他们表现出不屈的精神。
    
    更令我敬佩的是,当天晚上在仙台市的一所小学,尽管教室已被震垮,学生们居然点着蜡烛还在上课。在失去教室,甚至失去父母的时候,这些孩子还能冷静地读书,这种力量真是不可思议。
    
    日本的媒体报道也非常及时。大地震后2分钟,电视台就开始了实况转播,广播也不停地传达最新的信息。从10日14:40到我14日13:30离开羽田机场,日本所有的国营和民营电视台都在24小时播放地震现场最新状况,我看到有几个播音主持人几乎是通宵达旦在工作。记者们搭乘自卫队的直升机深入到灾区的各个角落,像梳子一样梳理地震现场的状况,把第一手的情报转达给民众。这几天,日本东京的公用电话都供民众免费使用。
    
    11日下午,我搭乘特急列车从山梨回到东京。东京街上的行人比平时少了很多。一些超市里的饮料、面包、电池已被抢购一空,货架上空空如也。我12号早上想去超市买点面包吃,已经买不到,绝大部分饮食店也关门停业。13日,东京主要的一些线路,像总武线、山手线、中央线都停运了,我只好乘出租车到羽田机场。在羽田机场,因很多外国人急于离开,所以当天到上海的票价卖到了20万日元(平时4万左右)一张。
    
    这次大地震给日本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但相信日本人民有能力战胜这场大地震,灾后重建的日本一定会更加美好!